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  »  综合影视 » 爱情是什么 国语版
爱情是什么海报

爱情是什么

主演:夏希罗 崔民秀 申爱罗 金灿宇 李顺才

状态:0

导演:金秀贤

类型:综合影视

地区:韩国

语言:

别名:

时间:2017-01-11 17:50

年份:2000年前

播放列表
下载列表
爱情是什么 剧情介绍
    爱情是什么(1 2 3部完整版,每部22集,全66集)女演员:尹汝贞金惠子林京玉姜富子辛爱罗夏希罗史美子吕运计男演员:金世润李顺载崔民秀李在龙金灿宇韩国家庭剧先河之作,缔造中、日、韩三国最高收视率!拍摄于1991年的《爱情是什么》是韩国导演普哲的代表作,亦是我国最早引进播放的韩国电视剧,堪称中国韩潮之源头。韩剧在中国市场上的火爆就是从这部剧集开始的…… - 爱情是什么下载资源尽在电影派播播影院资源网
更多信息
  • 发行公司:
  • 影片时长:
  • 豆瓣评分: 8.9
  • 时光网评分: 时光评
  • IMDB评分: imd
  • 演员角色:崔民秀 [Min-su Choi]-----大发----- 
  • 幕后揭秘: 
  • 幕后制作: 
  • 精彩影评:

    标题:当时的韩剧

    作者:澄澈

      只是忽然很想记录下我看的第一部韩剧的那些片段,那种温馨的,亲切又幽默的感觉算是对韩剧好感的源头吧,虽然现今的韩剧看腻了可是还喜欢一遍遍看这样的片子,中央台的配音功不可没,真的很适合配家庭剧,此剧的配音演员和澡堂剧有非常多的重合,好的配音就是让人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剧情和人物心态表情中,身如其境。动不动就念诗的2婶和操持家务聪明幽默的朴妈妈是同个演员演的,可是居然让人感觉不出一点类似,除了吃惊时张大的嘴巴,李爸爸和澡堂老板一样一如既往的顽固又爱国。 韩国家庭剧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场景以室内为主,对白占据了相当大的比重,<爱情是什么>几乎没有对白上的空白点,完全由对话构筑和推进情节发展,几乎不用改编就能当广播剧欣赏,对白是最出彩最关键的部分: [朴家]
      儿子正谢:爸爸是家长,不是要听家长的话吗?
      妈妈:你爸爸是家长,可我是舵手
      爸爸:我记得没有拜您为舵手啊
      妈妈:是吗
      爸爸:没有正式拜过,非正式的场合也许有过...  
      女儿正恩:那是我的肖像!您怎么能随便给人看呢!
      妈妈:你是我女儿啊
      正恩:那我随便把您的照片拿到公园里,给这个叔叔看,那个爷爷看,你会发火吗?
      妈妈:我倒不会发火,但你爸爸会发火 [朴知恩和李大发相爱了,大发要求知恩写保证书才能结婚]
      知恩:到底让我写什么保证书
      大发:大体内容无非是,对学业永远不再留恋,结婚过日子期间永远不犯比如后悔放弃学业之类的愚蠢错误,一生绝对顺从李大发,李大发是天,朴知恩是地,你明白吗
      知恩:啊,哈哈哈...
      大发:永远不要发出无视乃至轻蔑夫君的类似刚才的那种微笑
      知恩:大发君?
      大发:这不是个玩笑,你要是争取和我结婚,就得写这个 
      大发:要想夹尾巴就夹得干净一点,干脆忘了有尾巴这件事 [朴家在讨论女儿的婚事]
      妈妈:你认识他才5个月零5天,我认识你已经28年了,不,是29年,得包括怀孕的时间,哪个关系更悠久,哪个更会无条件的爱你?
      知恩:妈妈,你这么说,我真是很难!
      妈妈:为什么很难?
      知恩:爸爸!
      爸爸:我出差拉~正因为你们两个我都理解,我还是出差,此人不在.... [余顺子给儿子李大发写的保证书]
      “因为我对儿子过度溺爱,恐怕在未来的儿媳妇面前有失做婆婆的体面,为了防止这一点,我现在自愿写此保证书,我儿万万不可示于他人,只是当你儿女长成,要缔结婚约时,必示于你妻子,以此作为接纳儿媳之婆婆应具之心态的样本,传于子孙后代...“  
      朴父:什么叫父母儿女啊,就是谁**股上长了个疖子,那是他们全体的事... [朴家的妈妈,奶奶和姨奶奶一起讨论知恩的婚事]
      妈妈:那个小伙子,他说女人,让坐就坐,让站就站
      奶奶:你说什么,你说这叫什么话,他想把咱们知恩娶过去,就命令她起来坐下?
      姨奶奶:那个家伙一点儿也不知道你们这个家是什么家,你告诉他,这一家女人让男人坐才坐,女人让起来男人才起来,这是这个家的传统,难道姐夫不是这样对姐姐的吗 朴父(对妻子):她的品质要比你想象的多,你啊
      知恩:对,爸爸!我有品质的,我能做到大发君让笑就笑,让哭就哭
      朴母:我说知恩!
      知恩:妈妈,我说我能做到,您怎么能断定我一定做不来
      朴母:你现在是头脑发昏了
      知恩:那我一辈子发昏不就行了
      知恩:妈妈你知不知道,大发君抽烟的时候,我愿是他手中夹的那根烟,我愿意是大发君的鞋子,愿意是他的眼镜,毛衣,还有披着的风衣
      朴母:想不想做牙签? [大发和知恩在狗医院和朋友聊天,大发自以为是的教训朋友]
      大发:女人全靠男人驾驭,抓住、放下,拉过来、推过去,紧一紧、松一松,对付女人比对付皮球容易多了,你怎么连这点都做不来呢
      朋友:知恩小姐你怎么能落到这个份呢
      知恩(宽容的一笑):呵,这个男人闹腾的时候最好不要去管他,就像老奶奶看着淘气的孙子在那儿恶作剧一样
      [大发张大了嘴巴傻在那里]  知恩:我妈看到我爸的后脑勺就高兴
      大发:你爸的后脑勺是不是特别帅
      知恩:我爸呢看我妈长白头发就感到可爱
      大发:如果每对夫妻都这样就好了  
      李母:假如你当着新媳妇的面让我下跪
      李父:讲下去
      李母:那天就得出人命,你记住 [知恩的婚礼结束后]
      朴母:浑身发抖的孩子,怎么和大发说那么多话啊
      朴父:她说什么了?
      朴母:秋波啊,用眼睛说话
      朴父:是吗
      朴母:你把她交给大发的时候对了眼,夫妻互拜时对了眼,套上戒指时对了眼,哎哟,多**多肉麻,养活她30年,我一次也没看过那丫头递过我那种眼色,可我30年每天24小时都那么瞅着她 [知恩终于嫁进婆家,第一次全家吃饭]
      知恩(忍不住笑出来):我们就像吵架了似的,谁也不理谁的吃饭
      李母:我们家,你的公公**吃饭的时候说话,说会跑了福气的,所以我们才像吵了架的人吃饭,我们家的气氛和你们家完全不同,我们已经习惯了,你啊可能会得消化不良的,这儿有消化药...(看老头的脸色)我又做错了什么?
      李父:都是因为你,才在吃饭的时候不让说话 知恩:那叫什么事啊,光是女人在角落里放张桌子围在一起吃饭,活象过去的丫鬟吃主人剩下的饭似的
      大发:胡说,那怎么是剩饭呢
      知恩:气氛是那样的嘛
      大发:好了把你的气氛收起来吧,你不是发过誓吗,抛弃娘家文化,追随婆家文化
      知恩:大发君...
      大发:生效! [朴妈妈便秘的老**犯了,好容易有了感觉]
      朴父:这次一定成功
      朴母:我努力吧
      朴父:祝你成功  
      朴父:我们家的孩子属你...
      正恩:热心肠对吧?想找热心人的话我告诉你,朴正恩在此  
      (新婚不到一星期的知恩,大清早心急火燎的跑到娘家上厕所)
      正谢:看来要嫁人的新媳妇不用置办别的了,先要弄个卫生间当陪嫁,这真是个难办的问题啊
      正恩:连这个都成为问题,还怎么当媳妇啊,新陈代谢是公公婆婆共同的生理现象,难道说怕了公公就进不了卫生间了?   [知恩从娘家上厕所回来,大发假装要打她,李母拦着]
      李母:那也得好好说!连你爸都不用暴力呢,你还想青出于蓝啊,这家的男人通通** 顺子:那钻戒到底什么时候给买?
      李父:谁给你买了,除非我疯了
      顺子:我就知道说瞎话
      李父:一种碳素质,值这么多钱,值几千万呢
      顺子:还算打听过
      李父:我没打那个什么珠宝店老板的耳光就算不错了 安阳姨奶奶:你心是菩萨,连猪也会把你看成菩萨的,心**,连菩萨也会把你看成猪的 正恩:你说我的心理年龄偏低吗
      正谢:哪个勇士敢这么认为啊
      正恩:哲政跟我说的
      朴母:那个家伙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心中倒是蛮有数的嘛
      正恩:妈妈!
      朴母:独身主义是20岁以前闹的,你至今还迷着它,就是你精神年龄偏低的表现 知恩:我是大家少爷的丫鬟吗,"去,买盒烟去""是,少爷",就该这样箭也似的跑去了?
      大发:你明明说过,我让你死,你就得做出个死的样子 朴母(对正恩):结婚是好事啊,你现在还是挂在藤上的葡萄,结婚是变成葡萄酒的过程,好的葡萄酒可是葡萄的最好归宿,难道你不想使自己成为最好的葡萄酒吗?你想一直呆在藤上枯萎下去,充其量成为葡萄干啊,跟哲镇结婚的话,你们就可以成为极上品的葡萄酒 (朴母正在说服正恩结婚)
      朴母:你姐姐自从结婚以后,那脸上简直洋溢着令人**的兴奋之情  
      知恩:妈妈,您操心不成为问题的事儿会老的
      朴母:子女就是为了让父母操心才存在的   正谢:我倒希望能管管家,照看照看孩子,找一个有钱的老婆
      朴母:你和正恩商量好了?
      正谢:什么?
      朴母:妈妈一点也不高兴,看来你想说个笑话,可你完全失败了
      正谢:您说这样不行吗?其实我对家务很感兴趣的,干脆找一个不愿干家务的女孩互相补充
      朴母:我**,我不希望儿子呆在家里做妈妈做过的事,虚度一生
      正谢:是吗?
      朴母:你要记住,妈妈生下了两女一男,希望两个女儿中的一个能过上独特点儿的人生,不幸失败了,现在唯一的儿子又要过女儿的生活,这是对妈****,以后说梦话也不许说这样的话  
      朴爸爸心情低落,朴妈妈抱着他,说些安慰的话,这时候儿子正谢突然闯进来,自己觉得失礼了忙捂住眼睛,连声道歉.一般情况下,当父母的肯定急忙分开并且在各自尴尬着,但是朴家的爸爸妈妈完全镇定的仍然保持原来的姿势,也就是在儿子面前,亲热的搂在一起,朴妈妈和颜悦色的用最亲切的语气对儿子说:"爸爸妈妈是夫妻啊,夫妻是世界上最亲密的人,妈妈正在安慰爸爸.正谢,有什么事?"  
      正恩和准男朋友韩哲镇在家看门,说话间就睡着了,朴爸爸和朴妈妈摁门铃发现停电了,就用钥匙开了门,进门发现两个家伙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正恩还把腿放在哲镇的腿上(正恩其实特别排斥男女间的身体接触,所以完全是无意之举),爸爸妈妈为了避免唐突,就转身出门到了院子,故意大了嗓门说话,朴爸爸说"你看春天来了",朴妈妈马上会意的接下去说:"是啊花都开了",朴爸爸接着说:"怎么停电了,我们是不是把门打开"...总之两个人在院子里表演了半天,朴爸爸还故意凑近客厅的窗下说,终于把两个年轻人叫醒了,正恩醒来马上被自己的姿势吓了一跳,赶快起来整理一番,然后爸爸妈妈才重新正式的走进家里... [知恩对掏炉灰的活儿觉得吃力,暗地里叫大发帮过好几回,知恩怀孕后,开饭时大发帮助知恩摆桌子,并借机提出给媳妇减轻负担,引起全家对掏炉灰这个工作归属的讨论]
      大发:爸爸你听我说,她干那个换煤掏炉灰的活儿,看来是最吃力的,这阵子我先帮她掏炉灰吧,请你们原谅
      李母:你爸爸什么也不说,意思就是这事儿干不得,他心里不高兴
      大发:我就怕这活儿,对爸爸的孙子的头脑有什么坏的影响,所以才想那么做的,当然不至于那样,但是万一她掏炉灰的时候要晕倒什么的呢
      李父:别担心,尼麻也担心这个,决定以后由她掏炉灰!
      知恩:啊不爸爸,那活儿我干得了,我现在习惯了,不像一开始那么吃力了,我适应多了
      李母:你别担心,你爸答应从今天起,他自己掏炉灰
      (李父瞪圆眼睛,把筷子啪的摔在桌上,李母吓的闭上眼睛)   [在知道了正恩有恋父情结以后,朴爸爸故意疏远正恩] 
      朴父:亲爱的,我们找个环境好一点的地方,喝一杯鸡尾酒你看怎么样
      朴母:你想出去?
      朴父:我有点想,只要你陪我
      朴母(高兴的):好吧,走吧
      正恩(惊讶的):爸爸你不是很累吗?
      朴父:我和妈妈,静静的,默默的,坐在一起,什么疲劳都会恢复的,你快去收拾吧
      朴母:那领着正谢正恩他们一起去吧
      朴父:啊不不不,领着孩子干什么,怪烦的,你现在应该换换脑筋了,你想一想,他们什么时候想过我们啊,用不着对他们太缠绵了,都养大了,我们已经完成了对他们的义务,从今以后,我们就以你我,以我们为中心活着吧,把以前该享受的,多享受一点,多多的在一起说说话,沟通沟通思想,交谈交谈
      朴母:你这想法不错
      朴父:啊对,我是天底下最最有老婆福气的男人..
      朴母:我是最有老公福气的女人
      正恩:爸爸,我告诉你,你可别上当啊,妈妈说爸爸是又笨又傻又幼稚又愚蠢的人啊
      朴母:你这个丫头!
      朴父:你说过这话吗
      朴母:说过倒是说过..倒不是说我没说过,可是这..
      朴父:好了,你对我说什么样的话我一点也不介意,哪怕你说我是骗子,因为我相信你,你肯定是因为需要,才对我使用这样的词汇,我非常理解你,亲爱的
      (正恩干瞪眼说不出话来)
      朴母:对不起正恩,好的夫妻都是这样的
      朴父:呵呵呵呵
      正恩:...... [掏炉灰的活儿最后还是落在了余顺子的头上,她非常不甘心,终于和老头子发脾气了,此前李父给她买过一个钻石戒指,并改造了家里的厕所,修了浴池] 
      李父:你想干什么
      李母:你是人,我也是人!我不是虫子,再也别拿我当虫子了!难道我是你花钱买来的丫鬟吗,愿打就打,愿骂就骂吗!
      李父:钻石戒指!
      李母:为什么我这一辈子不敢说出心里话呢,也不敢大声的吼一次,躲在一边装死,为什么我在儿子儿媳妇面前都要矮三分,得哆哆嗦嗦的去换煤啊!!!
      李父:浴池!
      李母:为什么我摊上你这么个铁石心肠的人啊!为什么我这命就这么苦啊!你说说为什么呀!
      李父:你吹胡子瞪眼,撒什么泼
      李母:撒泼?!谁撒泼!
      李父:你在撒泼,快铺被子...钻石戒指!
      李母:哎哟~~真臭啊
      李父:什么?
      李母:就是低三下四,苦做苦熬的长工,逢年过节也能混一件衣服穿穿吧
      李父:浴池!
      李母:浴池什么的干脆不要提,那是你喜欢儿媳妇,盖给儿媳妇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李父(笑起来):那你以后就不用浴池了?
      李母:你当心吧,看在我们做了30年夫妻的份上,我要告诉你,你要是总这么欺负我,不知哪一天哪一瞬间,我会含冤而去的
      李父(不以为然的哼哼)
      李母:你什么时候和我沟通过?主人怎么会知道长工的苦处呢
      李父:你怎么越长岁数话越多了
      李母:其实我要报复你的最好办法就是,马上患上重病,只躺上三天,就离开这可恨的世界!
      李父:这倒好,用不着花那么多的药钱了
      李母:...... [大发和知恩在讨论婚姻失败的可能性] 
      知恩:比如我发现大发君人格很卑下,那也是一个失败的原因
      大发:那没问题,我的人格太高尚了,使人望而却步
      知恩:也许我们会互相恨对方
      大发:你恨我,那是绝对没理由的事,但是我恨你呢,却是有着充分理由的,作为一个女人,你太傲太放肆太累人了, 现在看在你年轻漂亮的份上,我这脑袋发了昏,把它当作什么魅力,以后等你的精神劲没了,新鲜劲退了,那谁还会喜欢母夜叉式的老婆啊,那个时候就开始恨你了,这可是个深刻的问题
      知恩:所以嘛我就是为了对付那最坏的情况,才读书学习的...不过现在有那么多找不到工作的博士
      大发:既然没用,那你看什么书呢?
      知恩:去参加考试,能不能当个检查官?
      大发:什么?
      知恩:当个我国第一个女性检察长,法务部长官,如何啊?怎么,这梦太大了?
      大发:为了提高,我国妇女的社会地位,我想我李大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你的婚姻引向彻底失败
      知恩:那也用不着刻意追求啊,我这么做,在天下太平的时候,为了对付非常情况,和不懈地加强军备,是一个道理啊.有备无患
      大发:我算是理解尼麻**委屈和愤怒了,我真的把你看的太低了,我说啊,你真是了不起的女人啊,真的,真了不起,你可不是在这个屋和我一起过的女人啊,女检察长,女法务长官,那算什么呀,干脆当个总统或者联合国秘书长,你看怎么样?
      知恩:那可说不定啊,就现在这种情况,我还无法正确估量我的潜在能力
      大发:那就算了,让我们先看看,如果我们的婚姻彻底破裂了,你当上了检察官,而且青云直上,那我们就到此为止吧.总统啊,联合国秘书长啊,那可太像是痴人说梦了.你说,我算是什么了,就算我顶有出息,也只能是个小有名气的小儿科诊所的大夫,只配跟那些刚落地,蹒跚学步的孩子打交道,整个一个碌碌无为,弄不好我会彻底疯了,因为我跟你的差距实在太大了,看病时我没准给孩子的妈妈吹嘘说,"你知道这次当上检察长的那个朴知恩吗,那个女的,原来可是我的第一任妻子,哈哈,她曾经给我洗脚,掏耳朵,她什么事都帮我干过,你能相信吗"
      知恩:哎哟我的丈夫,别开玩笑了
      大发(推开她):我最**的就是有野心的女人
      知恩:没什么野心.我不过是不希望自己无声无息的被岁月吞噬
      大发:你现在就让我感到自责,懊悔,我是不是毁了一个前程远大的人啊
      知恩:对,那就叫良心吧
      大发(生气的坐了起来):生效!让死就死,让活就活!你是我的妻子,也是我儿子的妈妈,现在这段时间,你不仅是我的妻子,更重要的是作为我儿子的母亲,这是一个决定性的重要时期,万万不可胡思乱想,一定要好好听音乐,平心静气,好好的保重身体.知道了?
      知恩(温顺的):知道了
      大发:天是四方的!
      知恩:四方的
      大发:你有什么了不起,你这家伙,你真的以为你是什么出类拔萃的人才啊,红恩栋你自己家里把你当成人才,你就可以不知天高地厚的瞎蒙一气啦?你不过是李大发的妻子.李大发男人是天,朴知恩女人是地,轻狂什么,快醒醒吧你!
      知恩:帮我掏炉灰吧
      大发:是啊我喜欢聪明的女人,总比傻瓜强吧,可我最**的就是自以为聪明的家伙,人嘛,就应该谦虚,你要是真正谦虚的话,你就应该想到,我这个人什么都不是,各方面都有很多缺陷,我活在世上真是白白糟蹋粮食,你要是这么想啊,那就对了
      知恩(连忙点头):知道了,帮我掏炉灰吧
      大发:不干!太泄气了!
      知恩:为什么,我又做错什么了? [朴家奶奶和美国姨奶奶在院子里坐着喝茶,说起去世的老伴又难过起来] 
      姨奶奶:哎呀好一个烈女,睹物思人也不是这么个思法,跟你这姐姐一比,世上再好的女人也成了薄情寡义的了,你不是一起过了好久甜蜜的日子了吗
      奶奶:盖这房子的时候,有过多少梦,多少计划啊,就是设计也不知改了多少次,忙里忙外的,喘不上一口气,谁知道一次也没到这春花底下,喝上一杯茶
      姨奶奶:别老想这个了,姐姐和我不是在这春花盛开的树下喝茶了吗,这不多亏了姐夫吗
      奶奶:要是坐在那里的不是老兔子似的你,而是像岩石似的他,我的心该多温暖,多牢靠啊
      姨奶奶:那我就不坐了
      奶奶:老实坐着吧,总比一个没有强
      姨奶奶:谢谢。。   大发:浴池怎么打扫,你得教教我
      知恩:挺简单的,你戴上手套,适当的喷点洗涤剂,注意要一平方米喷两次,然后用刷子使劲的蹭,再用水冲干净,就行了
      大发:得像女人似的蹲着干了?
      知恩:有能耐就站着干
      大发:哎,真是,伤自尊心啊
      知恩:大发他在打扫浴池呢
      李母:你,你真是做的出啊,他怎么会扫浴池呢,连院子都没扫过的人
      知恩:不用担心,我先经过培训,然后才让他去的 [李母和朴母约出来见面]
      朴母:既然出来了就说话呀,难道要让我欣赏你的侧影吗?
      两人意见不和争执起来,互相瞪眼
      朴母:难道要比谁的眼睛大吗? 李父:你扎上刚才的围裙站到院子里去,两只手把水桶举起来,罚站一个小时
      大发:爸爸!我已经有家了呀!在知恩面前我能那样吗!爸爸您不是教导我在妻子面前要有权威吗,您让我举起脏水桶在那罚站,这话本身就是矛盾的呀爸爸,您不能那样
      李父:你媳妇聪明的很,她一看你被爸爸罚站了,她就会明白不该瞧不起自己的丈夫,我认为她会明白的
      大发:我说爸爸,您认为我一定要罚站吗
      李父:我这个人从来都是说了算数的,从不反悔
      大发:要不这样,我举着那个水桶站在这里,站在屋里,您看行不行?哎呀爸爸我是真的错了,真是刻骨铭心的悔过自己的过错,真是不该做有损于男人权威的事情,我向您道歉了爸爸,我写个检讨书行不行?
      李父:不行!
      大发:爸爸!
      李父:那就举着水桶进屋站吧
      大发:知道了,谢谢爸爸!可是爸爸,我个子那么高,再举个水桶站着,这屋顶恐怕不够高吧?....明白了,那就站在院子里吧 李母:折中一下吧,我给你跪下吧,留下头发吧
      李父:不行!
      李母:你敢动她的头发,我也不会留下你的头发,划一根火柴通通的烧光!
      大发:妈妈,你怎么总说刺激爸爸的话
      知恩:爸爸,模特这个职业...
      李父:你知道我的心情吗!你们这些可恶的叛逆,我想把你们像黄花鱼一样穿起来吊在晒衣服绳上
      李母:那就吊吧
      李父:我是怕晒衣服绳断了才免吊 正恩:你怎么那么不明白啊,你和我还能怎么样啊,活象一只快要咽气的海参啊!
      哲镇:呵呵呵呵 [父子二人搬一棵快冻死的树,本来很生气]
      朴母:妈妈说很象**的爸爸,高大的身材
      朴父(问正谢):你看象吗?
      正谢:好像不像
      (朴父打了正谢的头)说:臭小子,奶奶说像就像,然后对树鞠躬说:对不起,爸爸,我会好好抬的  
      大发:你给我爬一段,用四肢爬,你不爬我就离家出走
      知恩:给你吻吻行吗?
      大发:你给我吻我就上当了?真是的,你以为你是杨贵妃啊,随时都想用美人计
      知恩:要爬,屋子也太窄了,另外样子也很难kan
      大发:给我爬
      知恩:我爬过去就算你赢?
      大发:当然了
      知恩:知道了,我爬...宝宝,不方便也得忍着啊,这是你父亲下的命令,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呀
      大发:哼,你别耍花招,你当我是谁啊,我是医生,是个小儿科医生,现在最多有一个土豆那么大点儿,一点不会妨碍你爬的,你放心吧,爬吧
      知恩:可是,孩子会感到耻辱的
      大发:我儿子会拍手称快的,“爸爸太棒了”
      知恩:**你“儿子儿子”的,我一定生个女儿!
      大发:爬!
      知恩:妈妈对不起你了...   知恩:在这个家庭气氛中,妹妹也只好那么做了,我看妹妹挺可怜的,因为是女孩你家人都歧视她,她怎么能无忧无虑的长大呢。虽然没做错事,整天在像犯了什么大罪似的恐惧里,在不安中度日。假如,我生下一个女儿,只要发现一点你轻视她的倾向,或者对她随便乱说一句话,我就立刻带着我的女儿回娘家,你看着办吧
      大发:太可怕了!那我倒要问你,你平时为什么总是逆来顺受的?
      知恩:那就是说,我以母亲般的胸怀,对你宽宏大量,你连这点也不懂吗,你以为我怕你才顺从**?
      大发(困惑的):....
      知恩:不过,我女儿可不行,不能让她过逆来顺受的日子,往往在家里受到尊敬长大的孩子,走向社会也会受到别人的尊敬
      大发:也像你一样踢男人的小腿肚子?
      知恩:无论采取什么办法我不是终于降伏你了吗?
      大发:这么说是我输了?这也太不像话了,难道说是我败给你了?
      知恩(得意的):哎呀~对不起,你总是以为自己是胜者,对吗? 知恩:我们家里人现在谁也不敢笑,爸爸下令在妹妹下令之前谁也不准笑
      圣石:是吗,爸爸一点也不关心我,我难道不知道,在家里我是多余的,只是名义上是我的父亲,妈妈曾对我说爸爸得了忧郁症,我看这都是假话,患了忧郁症的人,还能提着礼物,访问亲家府吗?
      知恩:这是真的,爸爸还是那么忧郁,今天早上还严令大家,在妹妹回来之前谁也不准笑呢,昨天晚上吃饭时发了一顿脾气,爸爸认为,妹妹不在家,就连每天的日出日落,也是不应该的
      圣石:很难相信,这是真的?
      知恩:我以自己的良心担保 李父:等国家的债务还清,我给你盖一座比亲家府上还要漂亮的房子
      顺子:我们花甲之前能还清国家的债吗
      李父:到那个时候还还不清,那怎么办啊,争取几年内还完
      顺子:你要给我盖二层楼房,你想把大发他们分出去吗
      李父:盖个三层楼,把二楼租给大发他们,把三楼租给圣石他们,这样行吗
      顺子(惊喜的):要盖个别墅?
      李父:这是我的想法,孩子们可能不乐意
      顺子:是啊,他们可能不会赞成
      李父:只有我们两个人过的话,用不着盖二楼了
      顺子:要是两个人当然用不着二楼,打扫房子也很累人的,只要能盖一个160平米的小房子...
      李父:160平米太大没必要,盖个80平米就足够了
      顺子:不知道您怎么想,我随着年龄的增长,总是胸闷难受,**住小房子,盖个160来平米,设计宽敞的起居室和厨房,这样过的很凉快,又很舒服,你在那边叫我,我在这边答应一声,到你身边去还要走一段路,那该多好啊
      李父:你真想要160平米的?知道了,那就盖个100平米的吧 知恩:别叫我了,我现在对一切都厌烦
      大发:你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知恩:下次让你怀孕,体会体会滋味
      大发:如果能行的通,我现在就可以做到,怪可怜的,简直让人看不下去  
      大发:弄不好我会变成安德列杰伊,对搂抱自己心爱的妻子都会感到罪恶感
      知恩:什么!你想上街勾搭别的女人?
      大发:弄不好真会那样,我有不好的预感
      知恩:为将来做好舆论准备?是不是医院里住了一个小患者,**妈长的很漂亮?还是“卡萨布兰卡英格丽特”继续保持联系?
      大发:你不要**我的感情,你在受苦,我多么心疼啊,请不要辜负我的爱情   [知恩抱怨大发不讲卫生]
      知恩:我为什么要结婚?如果不结婚就不会知道你是这样的男人
      大发:我也有同感,我现在才认识到,你是一个干净利落,连眼**都不长的女人 [因为知恩收到的情书,从操场回来,大发还是很生气]
      大发:给我跪下
      知恩:我已经说过了,我不跪!
      大发:在这种情况下,你不跪也得跪!
      知恩:正因为是这种情况下我才不能跪,如果是闹着玩我就跪了,可这并不是闹着玩,在这里我只要下跪一次,我就永远会和婆婆一样过日子,那么活着还不如死了好呢!
      大发:你不跪?
      知恩:你见了别的女人的时候我让你下跪了吗
      大发:那是过去的事情,对我的过去,你有什么权力过问?
      知恩:那我难道不是过去的事?
      大发:你隐瞒了过去,而且结婚之后,还收到了情书,你不下跪是吗
      知恩:就算犯了死罪我也不会下跪的,何况我没错我不能受到这种**,我难道生在世上就是为了给你下跪的。咱们睡觉吧
      大发:要想让我睡觉你就得给我下跪,认错
      知恩:你愿意站着睡觉随你便!就是死上一百回我也不会跪的!
      大发(踢了知恩一脚):臭丫头,我看你跪不跪!
      知恩妈妈得知,怒视大发:“我女儿是皮球吗?” 正恩:我想把屋里全部铺地毯
      哲镇:好啊,你随便,什么事你就做主吧
      正恩:全部要铺地毯啊,除了厨房
      哲镇:这种事不用问我
      正恩:你也喜欢地毯吗
      哲镇:你认为好,你自己做主
      正恩:这么说你是不太喜欢地毯了
      哲镇:可是装饰房间是你的责任,我完全交给你去办,不用听取我的意见,你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
      正恩:既然这样干什么还要结婚,什么事都叫我一个人做主,干脆我一个人过呗,何必两个人一起过啊
      哲镇:你昨天晚上没睡好觉吧,无缘无故的挑**
      正恩:地毯好不好,说出你的想法来,不要像个小孩似的,没什么主见似的
      哲镇:你不是说地毯好吗
      正恩:你看你啊,你别管我喜欢**,把你的想法说出来吧,意思把你的观点你的想法你的爱好你的思想你的哲学!比如哪个房子铺地毯不合适了,地毯对气管不太好了,我不太喜欢地毯啦!
      哲镇:这么说不铺最好,那还成什么问题呢,正好我也**,就不要铺了
      正恩(要昏倒):哎~~~哲镇啊,你要把自己的意思清楚的表达出来,处理每件事情.我说是A,你本来想说的是B,为了迎合我,也要说成是A,你千万别这样,按照你的想法说出B来,你说好吗,这样两个人可以围绕A和B认真的交换意见,最后达到统一
      哲镇:何必把问题搞的那么复杂呢
      正恩:一点也不复杂啊,那是非常必要的,我真担心和你在一起,就这样过几十年的话,让我...像今天你把一切事情都交给我,什么都交给我去处理,这样一来我们俩之间没什么可谈了
      哲镇:我**和你吵架,假如我坚持我的意见,那么我们倆之间就会吵起来,我**那样
      正恩:我要和你打一打,吵一吵,你知道你让我多难受吗~
      哲镇:怎么个难受法?
      正恩:你让我变成没有欲望,懒的,而且**动的人啊
      哲镇:你怎么那么喜欢做没有用处的感情游戏呢
      正恩:你也许是个90多岁的老头子,可我才20多岁啊,两个相爱的年轻人的特点是什么呢,在旁人看来是幼稚的感情游戏,他们两个人却都能感觉到很有意思,我的命可真不好啊,还要做什么游戏,因为你,我连真正的爱情也没体会到,就那么稀里糊涂的结婚了,你能不能变年轻一些,你怎么显得这么老啊
      哲镇:你也跟着老,不就得了
      正恩:对啊,可以经常做出这种不愉快的样子嘛
      哲镇:谁不愉快?我可没有啊
      正恩:我要把床换成单人床,怎么想我也不能和你睡在一张床上,我们要分开睡,自己睡自己的
      哲镇:是吗,那就随你的便
      正恩:哲镇啊!!!!!! [正恩对没脾气的哲镇感到十分泄气] 
      正恩:我不想结婚了。哲镇太没意思了,太死板了,妈妈
      朴母:我说什么来着,这算不了什么理由
      正恩:对妈妈来说可能算不上什么理由,可对于我,要和他过一辈子的我来说,是个深刻重要的问题
      朴母:你喜欢的爸爸,他那么有趣吗?你爸爸会说笑话吗?
      正恩:但是爸爸一点也不死板啊,哲镇这个人非常死板,不开窍
      朴母:谁说过你爸不死板?你爸爸有时也死板的简直让人窒息,只是你们没有看出来罢了
      朴父:哎呀,看你!
      正恩:哲镇他不懂幽默,缺乏机智,反正整天在一起走,一点也不觉得有意思,就像领一个百依百顺的脚夫啊!他没有个性,一点兴趣也没有,没有特点,妈妈根本想象不到我是多么的无聊,多么的没趣,多么的枯燥无味啊!
      朴母:正恩!
      正恩:自以为怕惹我生气,他非常小心谨慎,可我就像把千斤重的铁块绑在脚脖子上走路,拖的我迈不动步呢!我愿意多说话,喜欢多笑,可哲镇连笑一笑都不会,碰到别人捧腹大笑的事情,轮到他顶多就是哈哈两声就没了,他和我合不上拍子,简直令人烦死了,一想到要和这样的人过一辈子,简直太可怕了!
      朴父:正恩~!
      正恩:他似乎连季节,白天和黑夜都分不清楚呢!昨天是今天,今天是明天,今天是十年以后,十年以后是二十年以后,哎呀爸爸,他就像骄阳似火的夏天,持续一年12个月,没有一点季节变化,甚至连黑天转白天、白天转黑天的变化也没有呢!
      朴父:那多好啊
      正恩:好什么呀,如果我和哲镇结婚的话,就得往浴盆里灌满凉水,一天跳进24次以上,凉一凉身子才能过,你知道有多热吗?
      朴母:哲镇的热比你的热,高级的多,你挑什么呀!一年四季无论是刮风还是下雨,始终如一的诚实文静善良,这就是有点过分又怎么样,比起你为了换一条表链转遍所有百货商店又怎么样?
      正恩:哲镇实在太枯燥无味的,跟他过我会疯的!我们结婚会怎么样您会很清楚,我每天都得“啊!”“啊!”叫上12次才行呢!
      正恩:妈妈你懂不懂,我们就像已经办过了银婚仪式,金婚仪式,钻石婚仪式的人啊,即便约会也高兴不起来,见了面也没意思,分开了又很无聊,一点也不想他,我怎么说明,你才能理解我呢,一点也感觉不到心跳,就像两个行尸走肉啊
      朴母:心跳只能加速你的疲劳。。。如果你想退婚就得有充分的理由,比如经过了解,发现哲镇有精神分裂症,了解到哲镇在服役其间认识的女孩至今还保持联系等等,没有决定性的理由根本不行,知道吗
      正恩:究竟为什么要我做出这样的牺牲呢
      父母:牺牲?
      正恩:难道不是吗,已经这样了就只好结婚了,这不是出于我的意愿,我并不觉得非常满意才结婚的
      朴母:不是告诉你了,说这话太晚了
      正恩:到底为什么要我和一个像已经一起生活了三四十年的男人结婚啊,真让人难受啊!
      朴母:少说废话,你听我的,再说你一定会得到幸福的,如果觉得没意思,你可以想办法生活的有趣一点,结婚这事情如果从希望对方对自己如何如何的角度出发,百分之百的要失败,懂吗?要认真的想一想,能为对方做些什么,并把它落实到行动上,要通过你的努力使生活有意思不就行了?有道是,得人一马,还人一牛,这是做人的准则,要想着给对方点什么
      正恩:你的话有些奇怪,妈妈
      朴母:你想在波浪起伏的海里划一只帆船,用自己的生命冒险吗?被一个既有趣又有魅力,一天360变的男人所摆布,迷迷糊糊过日子?哲镇是风平浪静,无边的大海
      正恩:所以才觉得淡而无味嘛!
      朴母:觉得淡,你可以放一些盐,白糖,米醋,调一调味嘛!好了我走了  朴母(没好气的):你今天没课了?挑好了要洗的衣服,把筐里的衣服放进洗衣机里,妈妈精神紧张着呢,不要说不干,近来社会上男人帮女人做家务不算缺点,妈有先见之明,从小对你进行了正确的教育,帮不帮?
      正谢:妈妈这么严厉叫我做点事,我敢不去做吗,我这就去做,会使您满意的,我去了
      朴母:可从你的表情上看,好象有点不满意?
      正谢:洗完衣服,是不是还要买豆腐?
      朴母:豆腐不买也可以
      正谢:谢谢.. 正恩:哲镇啊,你还记不记得,一直到我同意那天,咱俩就像兄妹那样过啊
      哲镇:当然记得
      正恩:你有信心吗
      哲镇:我有啊
      正恩:真的?
      哲镇:当然
      正恩:哎呀!!!!!你那是不可能的,已经结婚的人像兄妹那样过,你能做到吗
      哲镇:那有什么不可以的,那么过,不就可以了
      正恩:既然要那么过,还结婚干什么
      哲镇:一结婚,咱们可以一起过啊
      正恩:如果我永远容纳不了你,你该怎么办
      哲镇:那就该怎么过,就怎么过
      正恩:你是不是没经过修炼就通了道,或者根本就不是男人
      哲镇:我也搞不清楚,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正恩:哲镇他啊,瞪着两眼找也找不出一点甜蜜之处啊,感情零,魄力零,性的魅力零,零零零零零零零!
      朴母:可别这样,富于人情的朴正恩为什么总这么刻薄?人品第一,头脑第一,家庭第一,性格圆满第一,对你的真诚的爱第一,诚实第一,你怎么不顾这些第一,只注意表面上的没意思,什么零啊零的,那叫什么啊  
      朴父:你总是说哲镇跟我差不多,很像我,这是出于真心,还是为了正恩故意说的呢?
      朴母:他可是很像你
      朴父:我怎么那么死气沉沉,真是,我哪个地方和哲镇一样?
      朴母:你是个缺少魅力的男人,还问我
      朴父:那为什么和我结婚
      朴母:在结婚问题上,魅力和气味是次要的,我认为能白头到老不变心,忠实到老的品格比什么都重要,可现在正恩不管他诚实不诚实,只注意到有没有意思,有没有魅力,这就是问题
      朴父:我真的是个缺少魅力的人吗?
      (知恩送大发回家,好半天才回来)
      正恩:怎么,一直站在大门外啊
      知恩:没有,我送他到家,你姐夫又把我送回来,这才回去
      正恩:姐夫有那么好吗
      知恩:我们之间,还是很不错的   [正恩和姐姐说自己的心事]
      知恩:到现在你才说这个,你想怎么样,你们的婚事和别人的婚事完全不同,因此感情不同是理所当然的,你现在才挑**我认为很傻,你们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说话办事随随便便也没**,生气了“丫头”“小子”的骂,你跟这么熟悉的人结婚,又怎么能体会到甜蜜啦心跳啦思念啦难过啦等等恋爱的感情呢,我以为你的要求太过分了
      正恩:我们把这些放在一边不谈了,最低限度见了面应该感到高兴,你说是不是这样?
      知恩:见了面也高兴不起来?
      正恩:中间有段时间是这样,可是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感到厌烦心烦,这怎么办啊,我怎么能和一个淡而无味的家伙,在一个屋子里过一辈子呢
      知恩:这种状况你怎么结婚啊
      正恩:是不是姐姐?假如姐姐是我,该怎么处理呢
      知恩:我首先不会像你一样办这种傻事的
      正恩:哎呀就算偶尔做错了,啊?
      知恩:...你有没有现在取消婚约的勇气?有勇气吗?
      正恩:...没有
      知恩:宝宝,你快下楼睡觉吧 [哲镇吻了正恩后得寸进尺地摸她胸部被正恩又打又骂] 哲镇:我只是想挑战下一关……我不过想碰碰从中学时就想碰的地方 (朴爸爸朴妈妈偷听了) 朴妈妈:看来有必要重新认识一下那小子 朴爸爸:为什么?诚实也是错的吗? 朴妈妈:那么你也那样吗?朴爸爸:当然 朴妈妈:哎哟,你们男人真是…… 朴爸爸:我们也很冤枉哪,也对被造物主造成比女人更容易冲动的体质而感到委屈 [正恩从外面回来,飞快的冲进厕所]
      朴母:你公婆回来没有
      正恩:回来拉,别提他们多高兴啦,多疼我拉!我真的,在这个世界上我遇上最好的婆家,我觉得非常幸运,公公婆婆没挑的,家庭没挑的,新郎没挑的,我的婚姻比任何一个女子的婚姻更美满啊!
      朴母:正恩你这是怎么了?
      正恩:我怕没有爱情的婚姻会使自己的精神失常啊,所以提前演习一下,以防真的失常啊
      朴母:孩子她爸... [正恩蜜月归来,朴母吃惊的发现,正恩把哲镇的手给咬了,正恩自己的膝盖也都磕破了]
      正恩:虽然没有相信,万万没有想到他会变的那么野蛮,所以我就咬了他...
      朴母:什么时候咬的?
      正恩:出发那天咬了一只手,昨天咬了剩下那只
      朴母:这么说,哲镇他失败了?
      正恩:我可是成功了,谁让你们强迫我结婚的,我是不适合结婚的人,自从上了飞机,哲镇就对我黏黏糊糊的
      朴母:眼巴巴的看了多久,已经结婚了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嘛
      正恩:我说了不行他就该打消念头,可是他现在和结婚前判若两人,他现在比我还生气呢,所以生病是活该的
      朴母:你不觉得哲镇可怜吗
      正恩:正因为可怜他,我也一起病了 哲镇:我正在考虑该不该用一根绳子吊死,我在恨自己,这么无能为力,觉得整个身体缩成一粒芝麻了
      正恩:你可不要这么想,你不该这么垂头丧气的,这个问题说到底是我造成的,和你没什么关系
      哲镇:你的问题就等于我的问题
      正恩:接个吻还可以的...
      哲镇:好了现在我连亲嘴的劲也没有了
      正恩:那我们睡觉吧,反正这两天也没好好休息,你往那边挪一挪
      哲镇:上别的屋吧
      正恩:你是我的丈夫啊,我躺在你身边难道不对吗
      哲镇:你这不是折腾人吗,连一根寒毛也不让动,你想把我折腾死吗
      正恩:你不是连亲嘴的力气都没有了,怎么出尔反尔提这个
      哲镇:行了,你随便,让我急死算了,死在你的手里还算幸福
      正恩:我恐怕还不会让你急死吧,男的女的都算上,还是咱们俩最亲密,妈要给你请医生
      哲镇:用不着请医生
      正恩:由于肝火太盛导致的四肢酸疼也许更厉害
      哲镇:走遍全世界恐怕也找不到像我这种情况的 大发:哲镇君,怎么样?这回结婚了,是不是觉得今天的太阳不如昨天的太阳?
      哲镇;根本没有什么太阳...
      大发:天一直是黑的?  
      小姨奶奶:我的命运不好怎么办,就按照上帝的安排,让过什么日子就过什么日子,为什么总说让人丧气的话
      安阳姨奶奶:这是大姐的专长,大姐说话的时候根本不考虑对方的心情,不管你爱听不爱听  
      大发:身为女人,一旦结婚,大部分女人的生活都大同小异,无论是有能耐的还是没能耐的,都一样
      知恩:所以说没什么了不起
      大发:我可没说这句话,是你说的
      知恩:你觉得没什么了不起是不是?看我的妹妹觉得可笑,因此当然觉得我也可笑,从而觉得世界上的女人都可笑不值一提,于是得意洋洋脱口而出“女人就算她再能”这句话,对不对
      大发:算了吧,我挺困的,咱们回屋吧
      知恩:不,咱们去操场,这个问题不能就这么放过了,大发君你现在还是没有完全克服封建的男尊女卑思想,只把女人的爱情和婚姻只当作什么屈服,或者傻奴隶一样的劳动,这是被歪曲的看法
      大发:一点小事你何必一本正经呢
      知恩:朴知恩,虽然是女人,但不是没有能耐,这就是朴知恩的不同之处,朴知恩比别人特殊的证据  
      大发:自从你和我结婚到现在,我是从人格上轻视你了,还是因为你是女人而蔑视过你
      知恩:就是刚才有过
      大发:那只是一般性的说说而已
      知恩:你嘲笑的全部都是女人
      大发:你是妇女代表?还是妇女党领袖?我是男人,我天生宁死相信男人比女人强,而且相信男人比女人优越,你不用给我瞪大眼睛,这是事实,有什么办法呢,只是我倒霉,让我遇上你这么个厉害的女人,假如我认为女人也很厉害,男女应该平等,你能认为这是你改造我的结果吗?难道我偶尔回顾一下,和怀念故乡一样的感受,都不行吗?难道我就不能回想一下,主张男尊女卑的时代吗?
      知恩:我要当领袖,我明天出去组织世界妇女党,当党的领袖
      大发:那么容易啊,你看看有几个女国会议员,女选民占了一半,那些女的都去选男的,你要认清女人更轻视女人,更不承认女人的事实,然后你要组织妇女党的话可以去试试,你能组织几个女党员,你要是成为妇女党领袖的话,我不就成了党领袖的丈夫了吗  知恩:阴谋杀人恐怖,每天都要饿死很多人,男人要做的事情就是拼命制造能把整个地球毁灭再毁灭,毁灭几十次,成千上万次!这就是把世界交给你们男人的结果!
      大发:行了行了,孩子**!媳妇!
      知恩:女人结婚后把孩子拉扯大,伺候丈夫,这些绝不是因为我们的能力不如男人,而是因为女人是充满爱心的人,不要轻视女人婚后的生活服务和献身精神,我们不仅没有男人那种肤浅幼稚的野心,而且多爱心,我们只是充满着对生活的热爱
      大发:生效!一辈子决不翘尾巴!如果你再唠叨下去,就当作翘尾巴!大20大板,绝不手软!知不知道!
      知恩(伸个懒腰,如释重负的笑了):啊,真痛快,我胜啦
      大发:什么?
      知恩:你喊生效就等于你输了,这是你要求停战打出的白旗
      大发:这个家伙(伸手去捏知恩的鼻子)
      知恩:嘿嘿嘿嘿黑 [夜里,正恩从哲镇身边逃跑,一路叫着冲进爸妈房间,被爸爸硬拖着送回去]
      正恩:爸爸我会晕过去的呀!
      朴父:不用担心,我们给你准备好凉水,等着你休克
      (正恩又哭闹着窜到楼上奶奶们的房间,爸爸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把她抓回来)
      朴父:我说,你赶紧找胶布来,把这个丫头的嘴粘上
      哲镇:别那么强迫他,怎么能那样
      朴父:亏你是个男子汉,一个大小伙子,怎么这么无能 [第二天一早,哲镇在花园里伸懒腰,得意的笑着,经岳父提醒才发现自己鼻青脸肿]
      正谢:姐夫,你这个婚怎么结的不大顺利,怎么搞的刚一结婚就从山上滚下来,还长针眼,遇上这么多烦心事啊
      哲镇:....可不是吗 [哲镇用纱布包起一只眼睛,正恩看到哲镇的脸,感到很惊讶]
      正恩:你为什么成了霍克船长啦
      哲镇:这是你的杰作
      正恩:这是我给你弄的吗?我记得只是打出了鼻血啊...对爸爸妈妈奶奶们怎么说啊
      哲镇:从山上滚下来的嘛...
      正恩:这都怨你
      哲镇:对,怨我
      正恩(心疼的):怎么把人弄成这个样子,等一等我去拿个鸡蛋,用鸡蛋蹭一蹭吧
      哲镇:正恩~依我看,你的嘴唇比鸡蛋,效果更会好的   知恩:到了适当的年龄,如果遇到了好机会,我想发起一个女性意识改革运动,行吗?真的绝对不行吗?
      大发:只要你敢往大门外迈一步,从那天起,我对你的爱情就会冻成冰棍,同时我重新回到像块打扫厕所的抹布的样子
      知恩:知道了...
      大发:亲一口
      (知恩凑过去亲了他一下)
      大发:缺少爱情,重来
      (又亲一下,大发来精神了)
      大发:复诵“男人是天”
      知恩:复诵“男人是天”
      大发:把复诵去掉,你这丫头
      知恩:把复诵去掉,你这小子
      大发:....呵呵呵呵呵
      (两个人笑作一堆) 正恩:假如我得了一种可怕的病,一种不治之症,那么你能背着我围绕地球转七圈半吗?
      哲镇:能,怎么
      正恩:突然想起来的,这个故事虽然很动人,但是到时候你真的能做到吗,恐怕很难做到
      哲镇:只要有了爱情,什么都不怕
      正恩:可能你爱我爱的更深一些,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你如果得了那种病,我背着你可能转不了七圈半,大约能转三圈半吧,也就三圈半吧
      哲镇:哦~!很的进步!真让我惶恐不安,不知如何是好
      正恩:你第一次爱上我是什么时候?
      哲镇:在你上幼儿园尿湿裤子的时候,哇哇大哭,好可怜啊,从那时候起,我就决定爱你了
      正恩:好长时间让你伤心,对不起了,是我错了
      哲镇:不要紧的
      正恩:你出去乱搞的话,我会要你命的
      哲镇:呵呵呵呵 知恩:大发君,我肚子疼...
      大发:肚子疼你上厕所啊,叫醒我干什么
      知恩:你的儿子或是我的女儿就要出生了...
      (全家一片混乱)  
      (知恩被送往产房的路上,大发一路跟着)
      大发:别担心,没事,不会出事的
      知恩:不应该出事可出了事怎么办
      大发:你心里不要着急,你要相信我,我是你丈夫啊,我是谁啊,我是李大发啊
      知恩:大发君,我爱你~怕死我了啊!
      大发:不要怕
      知恩:请你喊一声“我爱你”,给我喊啊,我什么都不怕,大发君喊啊~!
      大发:好我喊,李大发爱朴知恩,非常非常的爱!李大发爱朴知恩,特别特别的爱!他爱朴知恩,特别特别的爱!   [第二天清晨,为了不吵醒生病的老婆,李父30年来罕见的亲自淘米]
      李母:你在干什么
      李父:啊!(冷不丁站起来,水撒了一身) 剧终 当时的韩剧多么生活化,哪像现在整天吹牛  
  • 大部分情节我记不清楚了,但记得这是我看得第一部韩剧,情节里的矛盾冲突都挺好玩的,后来还印象有《看了又看》《澡堂老板家的男人们》。。。
  • 有一段我简直是记忆犹新~~李父:这个家里除了我,每个人挤牙膏挤的都像手指头一样长,牙膏用的再多牙能刷成水晶牙吗?
  • 现在我只记得这个剧名了 好像是小学2 3年级时播的 唉 童年一去不复返啊
  • 小时候看过,虽然台词不都记得,但风格非常熟悉
  • 天啊!你记得真清楚啊!
  • 可能会重新看这部,还要看中央8的配音,好的配音升华剧情。
  • 男人是天,女人是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真正的大男子主义是好的,因为他可以真正的做天,护佑你。怕就怕没有这能力又要一份强权的伪大男子主义啊。
  • 很小的时候看的 只记得电视剧的片头是两个小房子 好像很搞笑 小时候每天守着看 现在却连情节都记不住
  • 小时候 晚上窝在被窝里 看这个电视剧 好像是中央2套吧
  • 大发的那句 地球是方的 也超级经典,97年那会儿看的 现在仍旧记得。
  • 对白太棒了~非常喜欢那个风格的韩剧
  • 太长了。只看了一部分。有些地方真的很温馨。 朴爸爸心情低落,朴妈妈抱着他,说些安慰的话,这时候儿子正谢突然闯进来,自己觉得失礼了忙捂住眼睛,连声道歉.一般情况下,当父母的肯定急忙分开并且在各自尴尬着,但是朴家的爸爸妈妈完全镇定的仍然保持原来的姿势,也就是在儿子面前,亲热的搂在一起,朴妈妈和颜悦色的用最亲切的语气对儿子说:"爸爸妈妈是夫妻啊,夫妻是世界上最亲密的人,妈妈正在安慰爸爸.正谢,有什么事?"
      
      正恩和准男朋友韩哲镇在家看门,说话间就睡着了,朴爸爸和朴妈妈摁门铃发现停电了,就用钥匙开了门,进门发现两个家伙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正恩还把腿放在哲镇的腿上(正恩其实特别排斥男女间的身体接触,所以完全是无意之举),爸爸妈妈为了避免唐突,就转身出门到了院子,故意大了嗓门说话,朴爸爸说"你看春天来了",朴妈妈马上会意的接下去说:"是啊花都开了",朴爸爸接着说:"怎么停电了,我们是不是把门打开"...总之两个人在院子里表演了半天,朴爸爸还故意凑近客厅的窗下说,终于把两个年轻人叫醒了,正恩醒来马上被自己的姿势吓了一跳,赶快起来整理一番,然后爸爸妈妈才重新正式的走进家里...
       楼主真有心,听写下来的么?
  • 這個韓劇特別好看呢,
  •  
相关影视推荐
关于爱情是什么的精彩评伦

Copyright @ 2015-2020 电影派播播影院 www.dypai.com 本网站提供的影视资源系收集于各大视频网站,电影派播播影院只提供web资源导航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与制作
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邮箱dypai@.com地址来信,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