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  »  剧情片 » 莫扎特传  上帝的宠儿/ 国语版
莫扎特传海报

莫扎特传

主演:汤姆·休斯克 F·莫里·亚伯拉罕 杰弗瑞·琼斯 Tom·Rawe

状态:0

导演:米洛斯·福尔曼

类型:剧情片

地区:美国

语言:

别名:上帝的宠儿/

时间:2017-01-19 16:19

年份:1984

本站计划出售
......
播放下载列表
莫扎特传 剧情介绍
    剧情版本一:本片讲述了伟大的音乐天才沃尔夫岗·阿巴迪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的一生。影片采用倒叙手法,由安东尼奥·萨利埃雷(Antonio Salieri)讲述。他是一位宫廷乐师,莫扎特的天才使他既羡慕又震惊,心理上发生了变态,决定除掉莫扎特。音乐在全片中具有叙述和点出主题的作用,将莫扎特的音乐和他的生平事件串连在一起,刻画了莫扎特与萨利埃雷在音乐上的冲突。 剧情版本二:影片开始于奥地利宫廷乐师萨里埃利向神父忏悔,音乐家莫扎特的英年早逝与他不可饶恕的嫉妒和坑害有关。42年前萨里埃利从偏僻小镇到了维也纳,在约瑟夫二世的王宫里当了宫廷乐师。谁知被莫扎特的乐曲迷得神魂颠倒,一次在主教家里终于见到仰慕已久的莫扎特,这位人称4岁写协奏曲,7岁写交响乐,11岁写大型歌剧的大音乐家原来是个放荡不羁、玩世不恭又十分傲慢的青年人。 剧情版本三:1782年,年仅26岁的莫扎特来到维也纳,其绝世才华立即倾倒了整个奥地利宫廷,同时也引起了宫廷首席乐师萨利埃利的嫉妒。萨利埃利为人自负,自诩为维也纳音乐界第一人。莫扎特的才华既令他惊叹,也使他陷入深深的绝望之中。心胸狭窄的萨利埃利由嫉转恨,决心不惜一切代价毁灭掉这个强大而可怕的“对手”。
      莫扎特的音乐造诣超尘脱凡,在生活中却是个不修边幅,行为恣肆的人。在萨利埃利的挑唆之下,保守、刻板的维也纳主流音乐界视他为“异端”,处处为他设坎施绊。莫扎特的乐谱遭到大量删改,作品无法在剧院上演,生活日渐困窘。
      莫扎特的父亲突然去世,这使莫扎特悲痛万分,精神上受到很大刺激,身体一落千丈。萨利埃利知道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他戴上莫扎特父亲生前用过的假面道具,敲开莫扎特的家门,要他谱写一篇《安魂曲》。莫扎特在恐惧和疾病的双重折磨下夜以继日地工作。《安魂曲》写成了,他自己也终于油枯灯尽,气绝身亡,死时年仅35岁。
      萨利埃利的阴谋得逞之后,自感莫扎特的冤魂日夜索命不休,最后精神失常,被送进疯人院。时光流逝,曾经炫赫一时的萨利埃利渐渐被人遗忘,莫扎特的作品却成为人类音乐殿堂里的瑰宝,在世间永远传唱…… - 莫扎特传/上帝的宠儿/下载资源尽在电影派播播影院资源网
更多信息
  • 发行公司:Orion Pictures Corporation
  • 影片时长:
  • 豆瓣评分: 8.6
  • 时光网评分: 时光评
  • IMDB评分: imd
  • 演员角色:汤姆·休斯克 [Tom Hulce]-----Wolfgang Amadeus Mozart-----
    F·莫里·亚伯拉罕 [F. Murray Abraham]-----Antonio Salieri-----
    西蒙·卡洛 [Simon Callow]-----Emanuel Schikaneder / Papageno in The Magic Flute-----
    克里斯汀·艾伯索尔 [Christine Ebersole]-----Katerina Cavalieri / Constanza in Abduction from the Seraglio-----
    肯尼·贝克 [Kenny Baker]-----Parody Commendatore-----
    辛西娅·尼克松 [Cynthia Nixon]-----Lorl-----
    文森特·斯卡维利 [Vincent Schiavelli]-----Salieris Valet-----
    达娜·瓦罗娃 [Dana Vvrov]-----Czechoslovakian Actor (as Dana Vavrova)-----
    杰弗瑞·琼斯 [Jeffrey Jones]-----Emperor Joseph II-----
    Elizabeth Berridge-----Constanze Mozart----- 
  • 幕后揭秘:1.梅格·蒂丽原本确定出演康斯坦丝,电影即将开拍前的布拉格(也是拍摄地点),她和一些孩子们在街上玩足球,结果伤到了她的腿。于是她的角色必须换人。
    2.音乐事先录制好,在拍摄的时候作为背景音乐播放。为了使表演更加令人信服,汤姆·赫尔西每天练习四个小时的钢琴。
    3.只有四处布景需要修建:塞勒里的病房、莫扎特的住所、一段楼梯和歌舞杂耍剧场。所有其他拍摄场地都可以在当地找到。
    4.歌剧初次公演时的布景和服装,是特意按照原来的服装和布景的草图设计而成。
    5.在拍摄文森特·斯克亚维利走路的一段戏中,导演麦洛·弗曼警告他说:电视正在把你毁掉。
    6.电影中参照的剧本,第一次演出是在1979年11月2日,伦敦国家剧院。
    7.莫扎特的笑声被设定为令人讨厌的,这一点来源于一些谈到他的书信中。有人把他的笑声描述为有传染性让人头晕的,还有人说就像是金属划在玻璃上面。
    8.在一段场景中,莫扎特把古拉克说成是令人厌烦的,并且说我不喜欢他,这里指的是汉德尔。事实上,古拉克和汉德尔是莫扎特最喜欢的两名作曲家。
    9.电影中,唐·古万尼表演舞台,正是歌剧第一次演出的地方。
    10.整部电影采取的都是自然光线。
    11.梅尔·吉布森曾为莫扎特的角色试镜。
    12.为了把这种特别程式化的表演转化成可行性的剧本,麦洛·弗曼和彼得·夏弗花了四个月的时间进行改编。他们增加了一些角色,如神父、女仆、大教主和岳母。 
  • 幕后制作:
      影片一改把古典音乐家当成“完人”或“圣人”来描绘的传统,颠覆了从莫扎特去世后由他太太开始的“贴金运动”,还原了他不完美的人生和完美的音乐之间的矛盾。这部荣获七项奥斯卡大奖(第57届)的影片可视为两名音乐家的传记,除了莫扎特,还有他的同行萨列瑞。影片透过萨列瑞的视角,折射出莫扎特的疯狂天才。影片的外景地是导演的故乡布拉格,该城市是受到二战战火摧残最少的欧洲城市,也是莫扎特多部作品首演的地方。影片有着非常华丽的布景和服装;至于表演,两位男主角在拍戏期间发生了类似他们角色的勾心斗角,但最终扮演萨列瑞的演员获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2003年著名意大利歌唱家巴托莉推出萨列瑞作品的唱片,证明他并非影片描写的那种庸才。

    【新版本,新理解】


      1984年,《莫扎特传》获得了八项奥斯卡大奖,其中包括最有价值的最佳影片奖。这足以证明这部影片的伟大,尽管有很多伟大的电影并没有获得这一认同。

      在导演福尔曼的最新剪辑版本中,许多歌剧场景都获得了扩张,至少有二分之一的镜头做了重新修正,这样我们可以更加深入的了解这部电影和电影中的角色。

      许多看过老版本的观众可能会想知道为什么莫扎特的妻子,康斯坦丝,对萨列瑞那样刻苦铭心的恨意。最新的版本明了的做了解释。确实,这些新增加的场景,证明了伊丽莎白·布瑞奇是一个伟大的演员,只是这种伟大被封存了近十八年之久。她本来可以获得一座奥斯卡奖杯的。

      当我们观看一部熟悉的电影的最新版本,我们总是会关注那些新的场景和修改,不过,这样也许太过粗心,让我们忽略它的整体力量。不要忘了,整体才是我们的目的。

      今天,《莫扎特传》中最让人难忘的可能仍然是亚伯拉罕的表演--萨列瑞,在忏悔中闪回,讲述自己与莫扎特的故事。这为他赢得了奥斯卡最佳男演员奖。在最新版本中,他的力量并没有丧失,但是,对于扮演莫扎特的汤姆·休克斯来说,则有最新的解释。

      按照萨列瑞德描述,休克斯把莫扎特塑造成一个淫秽的小孩,他自私,而且不成熟。但是同时,休克斯也塑造了一个富有创造力的天才,一个让人心痛的天才,观众可能永远不会忘记,在莫扎特濒死的场景,他空洞的眼神,那让人心碎。休克斯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也许,那种力量来自于上帝。

    【痛苦的灵魂】


      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有人向萨列瑞提起莫扎特的名字,他总是停下,人们一定能感受到他内心的痛苦,他对莫扎特天才认知的痛苦。

      对萨列瑞来说,《莫扎特传》是一个关于道德堕落与狂欢的镜子。他努力阻止和毁灭莫扎特,他跳下了道德的悬崖。但是,无论是他的堕落还是狂喜,都是出于对音乐的诚实认知,也许,伴随着罪恶,在那个时代,只有他能了解莫扎特。

    【荣誉】


      1985年,《莫扎特传》获得奥斯卡十一项提名,并最终拿下八项。在颁奖仪式结尾,劳伦斯·奥利佛走上舞台宣布最佳影片奖。在对奥斯卡颁奖委员会表示谢意之时,他已经打开了信封,没有宣布获得提名的影片,直接就喊出了“获奖影片是《莫扎特传》。”
    电影也对流行音乐和音乐家们产生了影响。一个非常出名的例子就是奥地利流行歌手法尔考的
      《莫扎特,让我摇滚!》这一歌曲的诞生,这支单曲轰动了1985年乐坛。一支芬兰重金属乐队甚至引用萨列瑞的一句话来推介他们的单曲《战争之心》,这句话是“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敌人了,你和我。”

      亚伯拉罕在1993年的电影《幻影英雄》中扮演约翰·普兰克提斯。一个小男孩,丹尼,告诉施瓦辛格不要相信亚伯拉罕,因为他杀死了莫扎特。施瓦辛格问道“在电影里?”丹尼回答说:“《莫扎特传》!拿了八项奥斯卡大奖。”

    【米洛斯·福尔曼访谈】

    约翰·图萨:美国一度是20世纪艺术家的避难所,许多来自苏联和东欧的艺术家奔赴美国,寻求自由,今天,来到这里的是一位出色的捷克导演,米洛斯·福尔曼。
    约翰·图萨:米洛斯,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触摸摄像机的?无声的还是有声的?
    米洛斯·福尔曼:无声的16毫米摄像机。我得到过一个东德产的咯咯叫的摄像机,是蔡司镜头的。我问我的朋友艾文是不是知道怎么才能拍摄电影,我不知道。他给我带了了米洛斯拉夫·恩德里克,从那时起我就没碰过摄像机了,他不放手。
    约翰·图萨:米洛斯拉夫·恩德里克为你大部分电影掌镜,是不是?
    米洛斯·福尔曼:是的,是的。那时,你知道,他只是一个年轻的助手。我那时还给我的一些朋友(他们在布拉格经营着一个剧场)拍摄家庭录影,这样在他们老的时候就能回顾年轻时的时光。你知道,他们很年轻,总会做一些疯狂的事情,我为他们拍摄,你知道,就是《竞赛》。
    约翰·图萨:那时一个歌唱比赛?
    米洛斯·福尔曼:是的。关于一个歌唱比赛,女孩们试图被那个小舞台接受,非常有趣。我有一个摄像你,但是声音和画面不能同步,所以,我得到了一些声音和图像。
    约翰·图萨:那你是怎么把它们搞同步的?
    米洛斯·福尔曼:一个非常聪明的编辑,他把它们放在一起,剪了剪,就近乎同步了。
    约翰·图萨:在这部电影中,你有大约二三十个女孩唱同一支歌,一首一首的剪出来……
    米洛斯·福尔曼: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们要求这些女孩唱点东西,这是我说的,那时候只有这首流行歌曲每个人都能唱,所以就唱的这首歌。
    约翰·图萨:你是从什么时候思考成为一个严肃的电影导演的,不要考虑严肃,是从什么时候考虑成为一个电影导演的?
    米洛斯·福尔曼:你知道,我已经从一个电影学院的编剧专业毕业了,并且我写剧本,为很多不同的导演写。你知道,我想试试,要是我自己做导演会怎么样。
    约翰·图萨:是什么真正呼唤你进入导演事业,把一些事实显示在银幕上?
    米洛斯·福尔曼:哦,我猜是从小积累起来的一些经验,这是一种讲故事的愿望,试图吸引人的注意力的愿望。即使只有一个或者一百个人看,你知道,听你讲故事,也是很好的事,电影是一种很好的讲故事的方法。
    约翰·图萨:当然,在那之前,你真正开始拍摄你的第一部电影之前,我知道你最重要的经验是你的父母在集中营中被杀。那么,这件事对你有什么影响,我知道你从不在你的电影中表达个人的家庭悲剧。
    米洛斯·福尔曼:好吧,你知道,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幸运,因为这样说可能有点讽刺意味,但是,那件事发生时,我只有八岁,还不能真正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起先,我的父母被纳粹带走,别人告诉我,你爸爸妈妈被抓到集中营去了,但是,他们会回来的,不要着急。没有人告诉我他们所面对的恐怖。我不能想象集中营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相信,他们会回来,好好的回来。于是我等,一年,两年,他们没有回来。然后有一天,突然有人告诉我,你的爸爸妈妈死了。这对我来说没什么不同,因为他们已经离开我两年了,你知道,如果他们死在家里,那会对我产生多大的震动,但是,他们死在了集中营中,这种死对我非常抽象。直到我长大以后,到青春期的时候,我才开始意识到他们的死。
    约翰·图萨:但是,那不是一种需要表达的东西?
    米洛斯·福尔曼:不,不。你知道,我被给定一个主题,因为某些原因,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我不想触及我生活中的那个阶段。
    约翰·图萨:但你感觉的压抑吗?
    米洛斯·福尔曼:不,不,我和这件事相处的很好。你知道,我尊敬我父母所塑造的传奇,我不感到压抑。
    约翰·图萨:你能和谋杀你父母的人和平共处吗?
    米洛斯·福尔曼:我能,因为在那样的年代,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的父母是百万中的一个。也不是杀害我父母的那些人的错,是一种意识形态的错。
    约翰·图萨:因为这些经验,你更能接受别人了?除了接受,你没有别的选择,所以你学到了不做任何事,针对你父母的谋杀?
    米洛斯·福尔曼:是的,你学会了一件事情,你可以把对你产生巨大影响的事严肃看待,而不能把对你没有任何影响的事严肃看待。


        
  • 精彩影评:

    标题:谁成就谁的不朽?——歪评Amadeus

    作者:荼蘼泡沫
    由于想象力的匮乏,自认为不算是好的写手。即使想把历史哲学人文方面的诸多元素运用于自己的作品,如果没有切身体会的真实体验,也是很难。而人生实在是太短暂,想去完成的事情太多,真正能够经历的,却又太少。好在,还有一种表达方式,叫做电影。有着挑剔的眼睛和耳朵——人的神经元是很奇妙的东西。由是,能够享受像《莫扎特传》这样的视听盛宴。

      不能否认这部电影在配乐方面的成功,由莫扎特这位优秀的天才作曲家传世的诸多佳作成就了这样的华丽动作。有新意的叙事手法,片长三小时却毫无赘述的紧凑情节,震撼与惊喜一波一波地接踵而至,乱花渐欲迷人眼。

      神父在说着:忏悔吧,上帝的子民。主赦免你的一切。神父之于我的意向之中,是完全理性的存在。用宗教的准则判断着一切事物,黑是黑,白是白。由是影片从被关入疯人院的前宫廷御用作曲家萨列里的叙述展开。曾经的萨列里,对音乐如神祗般顶礼膜拜,伏在上帝脚下亲吻主的脚趾。一心想要通过音乐来歌颂神,甚至不惜为之付出贞洁、辛勤、甚至是人性崇高的品格。可是上帝和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上帝“赐予”他的仅是一种对于音乐——甚至可以说对于莫扎特的音乐的独特的识别能力和读解能力,而并非创造力。承认这样一个事实,对于爱音乐狂热程度毫不亚于莫扎特的萨列里来说,实在是太残酷了。使他不由得陷入对莫扎特及其作品的矛盾情结——尽管厌憎莫之为人,却对其作品推崇备至。他是有远见的伯乐。对两者区别对待,而这直到现在,还是很难做到的事情。

      由萨列里向神父的叙述而展开的莫扎特生平,既不委婉,也不动听。时不时夹杂其中的咒骂,和对于上帝的牢骚,能够看到他在莫扎特死后饱受了多少良心上的谴责和对自己平庸的愤懑。萨列里并非大奸大恶之徒,甚至在这两人中,我更喜欢萨列里。在父亲因小事故世之后才开始自己的音乐旅程,虽是被迫,至少也体现了一些责任感。

      而莫扎特呢,追逐女人和音乐,只是他的本能反应。天才或许本身就是用来挥霍的,音乐对于莫扎特来说只是可操纵的表达工具,如同寻常人等日常生活中的语言。有个场景印象非常深刻:莫扎特一边喝酒一边玩着台球,就这样不经意地,却创造出传世的不朽作品。这样天然去雕饰的音乐,流畅而且完美,改动其中任何一个音符都大概可称之为“上帝的旨意”。而萨列里呢,他作曲的时候总是要正襟危坐于钢琴前面,仔细地弹着改着每个微小的部分。

      影片中的莫扎特,对金钱淡漠,自信到狂妄的态度,笑起来分明有些粪土江山的象征主义。或许艺术家本身,就注定了与金钱无缘。艺术的发展需要一些放浪形骸,和之于传统的挑战。像是凡高,提奥的赞助成就了他身后的辉煌。然而提奥毕竟是凡高的血亲,况且提奥不懂美术,所做的事情无非是出于对穷困潦倒兄长的责任。这样的风格,注定了不是适合萨列里的道路。萨列里不是莫扎特的任何人,他也就只能发发“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了。

      如果莫扎特降生在现代,我想会是个实验派的摇滚乐手。仍然是不按照常理出牌,大概会很朋克的打扮。萨列里的作品则是中规中矩的,没有对传统的挑战意味,出现在维也纳这样的音乐之都,总有些重复别人的痕迹。或许就是其作品在几十年之后湮没于众声的原因——历史是不会由于某个不成功的音乐家拥有高尚的人格就记录下他平庸的作品的。很残酷,不是吗?

      但至少,萨列里在我眼中,并不是个庸才。对于美食的良好品位,懂得享受生活的快乐,熟悉与人相处的技巧,还有,高尚的人格。当莫扎特的太太请求他看莫的作品的时候,充斥在他心中的嫉妒以及仇恨使得他说出“你晚上再来”的话。女人真的回来并且将衣服脱得只剩下贴身内裤的时候,萨列里却摇了身边的铃叫来仆人,让女人离开之后自己从房间出去。悬崖勒马。试想若是事物按照其本身应该行进的前进方向走下去的话,莫扎特和萨列里一定会是誓不两立,也就没有后面种种可能性的发生。

      片中的主要线索是老年萨列里对神父的叙述。神父的神情从初始的无谓平淡例行公事,到渐渐的被打动,被震撼到无言以对的过程,再现了萨列里眼中那一段莫扎特这个音乐巨人一生的传奇。认识到自己是个庸才是件很难接受的事情,而没有认识到自己是个庸才是件更加**的事情。片尾,萨列里端坐于轮椅上,带着无奈接受的心情,对疯人院的众生大喊“我赦免你们”的时候,我有种错觉,似乎他就是上帝,就是神祗。或许他对第三人讲述自己的嫉妒之后,可以完全得解脱。毕竟在莫扎特在世年代,他算是为数不多的理解莫扎特才能的人之一。没有萨列里的存在,也就没有莫扎特的安魂曲。赦免的,应该还包括他自己。

      这是一部不存在爱情的电影,莫扎特的夫人并不理解他的音乐究竟具有怎样的魅力。讲述的,只是两个懂音乐的男人之间千丝万缕的羁绊。萨列里原罪,世人在他的角度都会犯。而错就错在,他也是为了音乐而生。
     
相关影视推荐
关于莫扎特传的精彩评伦

Copyright @ 2015-2020 电影派播播影院 www.dypai.com
本网站提供的影视资源系收集于各大视频网站,电影派播播影院只提供web资源导航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与制作
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网页底部邮箱地址来信,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